狼小说狼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狼小说 > 我的乱伦生涯 > 第十七章 姐妹情深同床乐 -宝贝单枪会三姝

第十七章 姐妹情深同床乐 -宝贝单枪会三姝

    我回到家时正好是中午时分,家中的女人们早已安排好了丰盛的午宴来给我接风,两个妈妈、三个姐妹,五张嘴乱七八糟地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进餐。妈妈让在一边伺候着的女仆们都出去,只留下我们一家六口,然后举起盛着葡萄酒的杯子对我说:「来,妈先敬你一杯,为你胜利归来乾杯!」

    「你又没有问我此行的收获如何,怎么就要为我的胜利乾杯?」我故意问妈妈。

    妈妈笑着说:「因为我相信我儿子的能力、功夫和手段!怎么样?尝到甜头了吧小鬼?」

    姨妈也接着说:「对呀,我们都相信你的实力!快坦白交待,是不是收获不小?」

    「不错,大获全胜!」我得意洋洋地说。

    「这么说三个舅妈都和你好上了?真有你的!」大姐惊喜地夸我,丝毫没有一点儿的醋意。

    「真行呀宝贝儿!真是我们的好男人!」二姐也称赞着我。

    「这下你尝到甜头了吧?哥哥。和舅妈们弄美不美?有没有过瘾?」小妹和两位姐姐就是不一样,两位姐姐只是惊喜、称赞,而她开口就来调笑,真是个疯丫头!

    我还激着她:「和舅妈们弄美是美,不过还比不上和你弄美,和你弄最过瘾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下小妹倒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娇嗔道:「去你的,哥哥,你真坏!」

    「谁让你先来调笑我?不过说实话,我和你弄确实过瘾,难道你不相信吗?

    难道你不过瘾吗?要不要表演一下让大家看看?」

    大家笑得更开心了,小妹羞得满脸通红,正要还击,姨妈知道她不是我的对手,忙替她解围,问我:「三个舅妈都让你干上了?还有没有其他女人?」

    「当然有,除了三个舅妈,她们每人的贴身丫头都被我肏了!」

    「这倒是情理之中,主人都被肏了,贴身丫头怎能倖免?不过这样也好,一锅端了省得出什么事,一般来说,这种男女私情很难逃过贴身丫头的眼光,你把她们也肏了,让她们也尝到甜头,堵住了她们的嘴,她们就不会出去乱说了。」

    妈妈考虑得果然周到。

    「那照你的意思说,是要让我把你们几个的贴身丫头也弄到手,好堵住她们的嘴,对不对?」

    「去你的哥,你可倒会顺杆爬,姨妈刚说句好话,你就想趁势让我们同意你把小平、小芙、小莲她们也佔了?你怎么那么贪心?有我们几个日夜陪你还不够吗?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了,怎么还不知足?你自己的丫头小莺你弄不弄我不管,大姐的小平、二姐的小芙我也不管,反正我的小莲我不让你弄!」小妹吃起醋来了。

    「哟,小妹,你和小丫头们吃什么醋呀?你还怕宝贝儿会爱上她们而辜负我们吗?你怎么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难道你不爱他吗?既然爱他就要以他的幸福为幸福、以他的快乐为快乐,只要能让他高兴,几个下人又算得了什么?宝贝儿,从现在起小平就是你的了,只要你能弄到手,随便什么时候想肏她,我都没意见,就算你想把她弄到你身边伺候你,我都同意!我的小平可是个好姑娘,姐给你保证她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处女!」大姐对我的爱真是无私、博大,就连这种事都能容忍。

    「对,宝贝儿,我把小芙也许给你了。她可也是个好女孩,也绝对是个黄花大闰女,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要姐姐帮忙呀?除了不能帮你去强奸自己的同性,你让姐姐干什么都行!」二姐也表现出了对我的百分之百的爱心和信任。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只好把小莲献出来了,不过哥你可别指望让我给你帮什么忙,我可没有姐姐们那么伟大,也没她们那么傻,还要帮你去弄别的女人!」小妹依然有点放不开,不过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因为真正的爱情是自私的!姐姐们之所以那么大方,是因为她们对我除了恋人之爱外,还有对我潜在的母性之爱在起作用,有那么点「爱子心切」的意味,所以才会容下我染指别的女人,而小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恋爱,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自私。后来她们三人的丫头果然都献身於我,在我一生众多的女人中又添了三个处女。

    大姐对小妹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小妹,小莺的事你不要说你不管,你就算想管也已经管不了啦,你不知道小莺早已被宝贝儿给弄上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小妹有点惊讶。

    「你想小莺那样的小尤物整日伺候在宝贝儿这样的男人身边,能免得了这个吗?她比你更早得到宝贝儿的「临幸「,要按先后顺序来排,你还得给她叫姐姐呢!」大姐故意逗她。

    「去你的大姐!怎么能把我和小莺相提并论呢?」小妹更不高兴了。

    「就是嘛!大姐,你怎么能把我们亲爱的小妹的小莺相提并论呢?小莺算什么?不过是个下人,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怎比得上对小妹的真情真爱呢?好小妹,别生气,今晚上哥好好陪你玩,好不好?」我赶紧逗她。

    大家都笑起来,小妹也「噗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地说:「谁让你陪我玩呀!谁说我生气了?我只不过有点吃醋罢了。」小妹真是我们全家的娇宝宝,在我们面前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她们三个的贴身丫头都是小处女,你也看得上,刘妈和谢妈你要不要?你要想要,我们也送给你!」姨妈不怀好意,因为她身边的刘妈和妈妈身边的谢妈都已是快五十的人了,我怎么会打她们的主意?

    妈也落井下石:「就是,我们都爱你,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就把我们家的女人一锅端吧!明天我就去帮你向谢妈求爱,好不好?」说完,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和你们说了,怎么你们两个当妈妈的合夥来取笑我自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我就要上前去动手动脚,妈妈和姨妈忙连声求饶,姐姐们也帮着说好话,我这才放过她们。

    「对了宝贝儿,这次你弄的这六个女人中,三个舅妈是不说了,那三个小丫头是不是处女呀?」大姐念念不忘这个问题,她老怕我弄个丫头还弄个破烂,怕失了我的身份。

    「她们三个呀?唉,我也说不清楚,就算一个半处女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处女就是处女,不是就不是,一个就一个,两个就两个,怎么会有半个?」这下她们五个都迷惑起来了,你一句她一句地问起来。

    「是这么回事,大舅妈的丫头小杏是处女,经我开了苞;二舅妈的丫头俊环不是处女,舅舅在世时已经让舅舅肏过了,是个浪货;只有三舅妈的丫头春玲是个例外,你说她是处女吧,她的处女膜已经破了,你说她不是处女吧,她又确实没有让男人肏过,男人连她的边都没沾过,你们说她算不算处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处女膜是怎么破的?」小妹追问着。

    「是这么回事,春玲以前偷看过舅舅和三舅妈同房作爱,看着看着欲火起来了,忍不住就自己用手去自己那里玩儿,越弄越不过瘾,急得她难受,一不小心手指一用力,就把处女膜弄破了,但是她确实没有被男人肏过,所以我才会说她是半个处女。不过因为她的手指太细,所以她的处女膜其实只被戳破了一点,她被我肏时,处女膜才完全破裂,还流了许多血呢,你们说她是不是处女?」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她当然是处女了,只要没有让男人肏过的都是处女,更何况她的处女膜还不是全部破了,你不是还把人家弄出血了吗?把人家的处女身破了还说人家不是处女,春玲真倒霉,白被你肏出了那么多处女血!」妈妈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嘛,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会连这个都不懂吗?真不知你是怎么给我的三个宝贝女儿破的身!你妈对你的性启蒙教育没有给你讲清楚吗?」姨妈一箭双雕,调笑我和妈妈两个人。

    「去你的姐姐,净佔妹妹的便宜!我对宝贝儿的性启蒙教育没有教好,你后来不是给他补课了吗?怎么也没有给他讲清楚?还有翠萍你们姐妹三个,怎么也没有让他「弄「明白?」妈妈更是高明,不但还击了姨妈,还连带着把大姐她们捎进去了。

    「哟!姨妈,你们姐妹斗嘴,怎么把我们小辈也都拉进去了?」大姐不愿意了。

    「就是嘛,姨妈,你怎么为老不尊,开起我们的玩笑来了?」二姐也兴师问罪了。

    「什么为老不尊,在宝贝儿面前,我和你们姨妈同你们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他的女人!你姨妈不过是想让我们更高兴罢了!」倒是姨妈又来为妈妈解围了。

    「怪不得你们会在我们面前开这么放肆的玩笑呢,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姨妈。」大姐二姐忙向妈妈道歉。

    从此以后,她们母女五人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沟通,在我面前,五个女人再也不分老幼,彼此同等对待、互相帮助,老的帮带小的,小的促进老的,并不时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倒也其乐融融。

    我又想起了舅妈的事,就对她们说:「你们说春玲是处女,那舅妈呢?她也被我弄出了血,不过不是处女血,而是阴道口被我弄破了一点,她也出了血,那算不算处女呢?」

    「去你的,臭小子,你说她算不算处女?明知故问!」妈妈笑骂我。

    「对了,妈妈,姨妈,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舅妈都三十好几了、结婚十多年了还被我弄破了阴道流了血,而大姐、二姐、小妹,还有小莺、小杏、春玲她们都才十八、九岁、而且都还是处女,却只被我弄破了处女膜而没有弄破阴道呢?」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不是因为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嘛!」小妹半是不懂装懂半是取笑我,她就是这么可爱,说话不知顾忌,「大鸡巴」张口就来。

    「你说的是什么呀,小妮子,他的鸡巴大怎么没有把你的阴道弄破?那是因为你们舅妈的阴道天生狭窄,而你们舅舅的鸡巴又不够大,所以才会被你哥哥的大鸡巴把她的阴道弄破的!」姨妈纠正小妹的错误,给我们做了解释,经过刚才她们母女间的沟通,姨妈也毫不做作,说起「鸡巴」、「阴道」随心所欲。

    「你怎么知道舅舅的鸡巴不够大?难道你见过吗?难道你们姐弟……」我不怀好意地调戏姨妈,妈妈和大姐、二姐、小妹都掩口而笑。

    「去你妈的屄!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讨打呀?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我怎么会见过你舅舅的鸡巴?你以为姨妈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推断。如果你舅舅的鸡巴够大的话,他们结婚十多年了,早就把你舅妈的阴道弄松了,会轮到你来把她的阴道弄破吗?再说,他们结婚多年无子,而且你三个舅妈都没有生育,一定是你舅舅的问题,因此我想他的性能力不会好到哪儿去,所以他的鸡巴也不会大。退一步讲,就算他的鸡巴大,也不会有你的大吧?像你这样大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只要没你的大,不就是不够大吗?难道我说错了吗?真气死人了!」姨妈愤愤不平。

    「就是嘛,你这小鬼,怎么那么说你姨妈?真该挨打!还替我挣了骂,让你姨妈要去我的屄!当你妈真倒霉!你刚才真是胡说八道,别说你姨妈没有见过你舅舅的鸡巴,就算见过,那又有什么?姐姐看看弟弟的鸡巴,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说是不是呀?翠萍、艳萍。」妈妈又把大姐、二姐拉进去了。

    文静的大姐早就被我们几个的淫声浪语刺激得羞红了脸,这下子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她娇羞地反击说:「哼,姐姐看看弟弟的算什么,还有妈妈看儿子的呢!」

    「就是嘛,不光当妈妈的看,还有当姨妈的也看呢!」二姐也开口了,还连她们的亲妈、我的姨妈也带了进去:「不光看,她们还用呢!」

    「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呀?翠萍说姐姐看弟弟的,看弟弟的什么呀?是脸蛋还是身材?妈妈看儿子的,又看儿子的什么呀?」妈妈故意逗她们,也是为了替我除去她们姐妹的多余的羞涩。

    「就是呀,你们说话怎么这么难懂?艳萍说不光看、还用,看什么?用什么呀?怎么用呀?」姨妈也逗起了她的亲生女儿们。

    大姐低声说道:「你们两个当妈的怎么一个劲地逗我们?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说那两个字吗?你们当妈的都不怕不好意思,我们做女儿的还有什么好羞的?

    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让我们更成熟、更大胆、更开放,是为了宝贝儿好,也是为了我们好。好吧,我不辜负你们的一片苦心,我这就说:鸡巴、大鸡巴、宝贝儿的大鸡巴,什么姐姐看弟弟的、妈妈看儿子的,看的都是宝贝儿的大鸡巴!行了吧?」真是本性难移,大姐说不羞还是羞,说完就羞得捂住了脸。

    「好,既然你们都说,我也不怕羞了,就把我刚才的话的意思说明白吧!」

    二姐接着大姐的话开口了:「我的意思是:不光当妈妈的看儿子的大鸡巴,当姨妈的也看儿子的大鸡巴,不光看,你们还用他的鸡巴,至於怎么用嘛……」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快说!快说!」其余的四个女人异口同声催促她,就连大姐也不例外。

    「说就说,反正你们心知肚明,就是用他的大鸡巴肏你们的屄!我也难得放肆一回,索性说个痛快。不光你们用他的大鸡巴肏你们的屄,我们姐妹三人也用他的大鸡巴肏我们的屄!我们母女五人都让他一个人的大鸡巴肏小屄!怎么样,我说的浪不浪?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二姐娇羞万状。

    「我这就用大鸡巴肏你们的屄,肏你们五个人的屄,好不好?」就着,我快速掏出了被她们的淫声浪语刺激得坚挺无比的大鸡巴,逗得她们齐声大笑。妈妈笑骂道:「臭小子,吃饭桌上,把那玩意儿露出来干什么?不怕谁把它当午餐吃了呀!快装进去!」

    「我不怕,你来吃好不好?妈妈。」说着,我挺着大鸡巴来到她的面前。姨妈母女四人都笑了起来,大姐、二姐、小妹还火上加油地催妈妈快吃。

    妈妈倒是大大方方,笑着说:「吃就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在座的女人哪个没有吃过他的鸡巴?在你们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我们几个都不应该互相忌讳,对不对?」说着,她真的低下头含住我的大鸡巴,我还来不及高兴,她就又吐出来了:「好了,我也吃过了,快把它放回去吧!我不过是给她们做个榜样罢了,就是要吃也要等到吃过真正的饭呀,总不能把它真的当饭吃了吧?」

    我耍起了赖:「你给她们做了榜样,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好好学习?不如现在就现学现卖,每人都吃一下吧!」说着,我挺着大鸡巴来到姨妈面前。

    姨妈当然不会拒绝我,也低下头含住我的鸡巴吮了几下,然后催着大姐来;大姐被逼不过,再说她经过刚才两位妈妈的启发教育也开放了起来,就羞答答地也含了一下我的鸡巴,不过很快就吐了出来;二姐倒也比大姐更开放一点,含着我的鸡巴也吮了好几下;等轮到小妹时才让两位姐姐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开放,小妹毫不含糊地含着我的鸡巴猛吮了起来,逗得我欲火高涨,加上刚才我们母子、姨甥、姐弟、兄妹、母女六人的放肆调情对我的刺激,就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小妹的头,把她的小口当成了屄,快速地抽送起来。小妹知道大事不妙,想摆脱我的控制,但在我的强制下难以奏效,就顺水推舟地配合起我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她们母女五人全部在场的情况下,在其中四人的注视下和其中一个发生性关系,所以感觉特别刺激,不大一会儿,我就在小妹的口中射了精,小妹一口不留地全吞了下去。这就是小妹的可爱之处,换上两位姐姐就不会这么放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她们还不敢当着两个妈妈和姐妹们的面让我肏. 我这也是因人而宜,所以才会挑小妹来达到高潮。

    在小妹口中射过精后,我挺着依然硬得发涨的大鸡巴想找人继续,但被两个姐姐强制着把鸡巴塞回了我的裤子里,我叫苦连天,惹得她们又一次哄笑起来。

    二姐调侃着小妹说:「小妹,你还吃饭吗?」

    小妹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吃?」

    二姐笑而不答,倒是大姐主动给小妹解开了谜团:「傻小妹,她在羞你你还不知道,艳萍是问你刚才吃宝贝儿的精液还没有吃饱吗?」说完,几个女人就娇笑成了一团。小妹先是不好意思,接着也跟着嘻笑了起来。

    妈妈真好,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享受,为了让两个姐姐对我更开放,不顾一切地给我创造机会,给她们带头,这法子真灵,从那以后,她们在我面前果然开放了许多。

    正调笑着吃着饭,我感到有点不对劲,怎么姑姑不在?我问起姑姑,她们马上不言语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默无语。我大惑不解,连声追问,最后妈才说:「你就别问了,吃完饭我再对你说,现在先高高兴兴把饭吃完!」我只好不再追问。

    吃过饭后,和姐妹们说好晚上再去她们那里,然后和妈妈、姨妈一起来到妈妈房中,妈妈关上门,对我说:「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你先答应我不能过份难过,不然我就不对你说。」

    「好,我答应你,快说吧。」

    「你走后第二天姑姑就被婆家接走生育,第四天生了个儿子,可惜只活了两天就得了产后风,我和你姨妈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婴儿夭折了。你姑姑受不了这种丧夫后又失子的双重打击,离家出走了,几天来急得我们四处寻找,到最后甚至动用了你三姨父的卫戍宪兵也一无所获。」

    我听了怅然长叹,虽然痛心疾首,却也无能为力,姑姑从此下落不明,从此姑姑的生死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到后来在台湾与她重逢,才放下心来,不过她已出家为尼了。这是十年后的事了,暂且不提。

    妈妈看我这种痛苦的样子,怕我伤心过度伤了身体,灵机一动,和姨妈脱光了衣服挑逗我,想藉此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知道悲伤也不是办法,於事无补,而两位妈妈独守空房熬了十来天,一定已欲火如炽,我不能让她们也跟着我难受,加上我也受不了她们那丰满成熟的迷人裸体的挑逗,就也脱去衣物,抱着她们两人疯狂地弄起来,一方面满足她们的欲望,另一方面借此发泄我心中的悲痛……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轮大战,她们轮换着被我弄得各自大泄三次,我才依次在她们的身体中射了精。

    射过精后,我猛然想起了临去舅妈家前的那个晚上和小妹在一块时发现的问题,就问道:「妈,姨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现在我们几个人每天不停地作爱,万一你们几个中有人怀了孕,怎么办?咱家又没有别的男人,别人一定会说是我干的,到时候咱们怎么面对世人的闲话?」

    妈妈和姨妈对视一笑,笑骂道:「你这臭小子,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早干什么了?光顾着肏我们,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你早就把我们肚子弄大了!凭我们的家传医学,这个小问题会难倒我们吗?告诉你,我和你姨妈配了一种药,取名叫「凤息珠「,凤指女人,息是休息,珠是取珠胎的含意,合起来的意思是女人暂时不能怀孕,是用近二十种名贵中药合成的,除了暂时不能怀孕外对身体绝无害处,反有滋补养颜之效,每天加在我们的夜宵中,我们几个人就能让你随便肏而不会怀孕,一旦将来条件允许,可以让翠萍她们给你生孩子时,药一停就行了。我和你姨妈会这么不小心,对这么重要的关键问题不早作准备吗?等你现在想起来,早把我们害死了!因为咱俩约定到你十八岁时让你肏我,所以几年前我就已考虑这个问题了,早在你破身前,我就作好了准备,我找上你姨妈商量着按祖传秘方配出了这种神药,不过那时她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后来她也和你好上了,我才告诉她真相,她也拍手叫好。我要不早作准备,期限一到,你一肏我,万一被你弄怀了孕,我还有脸活在人世上吗?不要说别人说不说闲话,就我自己都左右为难,你说我是把孩子生下来呢还是不生?不生吧,那是咱俩爱的结晶;生吧,你说生下来的孩子该放在什么位置,是让他(她)给你叫哥哥呢,还是叫爸爸?是让他(她)给我叫妈妈呢,还是叫奶奶?」

    姨妈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调笑道:「就给宝贝儿叫「父兄「,给你叫「奶妈‘,不就行了吗?」说完,她自己也觉得好笑,笑个不停。

    妈妈一听,反唇相讥:「哼,你还好意思笑我,要是你让他肏大了肚子,还不是和我一样没法称呼?更何况要是你和你的女儿们都生了他的孩子,你说你的孩子该给翠萍她们叫什么?是姐姐还是姑姑?而翠萍她们的孩子又该给你的孩子叫什么?是平辈论交呢,还是以姨舅相称?你倒给我说个清楚!」

    姨妈连忙认错:「好妹妹,我是和你逗着玩呢,你怎么认真了?我知道咱姐妹俩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同病相怜,谁也不比谁好到哪里去,对不对?

    别生气了好妹妹,别让咱儿子看笑话,好不好?」

    「我看什么笑话?我还不是和你们一样吗?不光你们俩,还有我、大姐、二姐、小妹,现在咱们全家都是一样,不过不是同病相怜,而是同呼吸共命运,一定要齐心协力、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才不会像姑姑那样伤心一世,才能共渡美好时光,同享人生乐趣,对不对?」

    她们一听我这样说,知道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忙连声称是,又引开话题,嘱咐我晚上去陪陪翠萍她们,她们都苦等了我十天,不能辜负她们的一番情意。

    晚上,我先去到大姐房中,大姐正端坐在床上。大姐现在更美了,她容颦为面,秋水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娇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身,那隆起的胸脯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丰满的玉臀,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莲,阵阵的处女幽香,刺激得我心猿意马。我走上前,拉着她就要求欢。

    「宝贝儿,好弟弟,别再磨人了,听姐姐给你说,我听小妹讲了你临走前那天晚上的事,怀孕的事咱们都疏忽了,我们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了,还不满足吗?

    以后日子长呢,我们人都是你的,何必急於现在呢?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做人呢?好弟弟,乖,来让姐姐亲一亲。」姐姐温柔地抱着我亲了一下。

    「万一出什么差错?会出什么差错?」我故意逗她。

    姐娇嗔地伸出玉指在我脸上轻轻戳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你以为我不好意思说呀?!我们都已来过那么多次了,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何况中午我们已经被两位妈妈启发、诱导过了,我和你二姐已经商量好了,以后要对你更开放些!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你说会出什么差错?就是我们的肚子出差错呗!万一我们被你肏大了肚子,你让我们挺着大肚子怎么见人?」

    「就说是你的亲弟弟我的孩子嘛,怕什么?」我继续逗她。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一句正经的!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人命关天呀!」大姐娇嗔着。

    我看她真的急了,这才给她讲明了妈妈早有准备的真相。

    「真的?那药对身体有害处吗?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吧?可别弄巧成拙呀!

    要知道我们都梦想着为你生孩子呀!」大姐高兴极了。

    「放你的一百条心吧,姨妈也参与了这件事,她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吗?再说,她们也急着让你们生孩子,她们急着抱孙子呢!」

    「抱孙子?要是她们……」大姐说到这儿,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眼中流露出狡诘、得意的神色。

    「要是她们怎样?你怎么不说了?」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她们和你有了孩子,她们是抱孙子还是抱……」大姐说到这儿,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娇羞地掩口娇笑着。我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平日温柔贤良的大姐,可能是受了午饭时那番调笑的影响,今天竟也开起了我的玩笑,而且还是个这么隐晦、这么淫秽的玩笑,觉得她更是艳丽动人,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大姐狂吻起来。

    大姐的樱唇已经火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动伸入我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吻着我,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

    经过热情的长吻,我们的情欲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已经成了我们最大的障碍,被我们互相三两把就脱光了。

    我把姐姐放在床上,随即压了上去,挺起粗大的阴茎,在姐姐那迷人的阴户上摩擦了几下,龟头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作为润滑,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小弟……轻点儿……怎么你每次都是这么猛呢?姐受不了你那蛮劲啊!」大姐是属於淑女型的,受不了我的狂轰滥炸。

    「姐,我爱你呀,我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姐快乐也不能这么狠呀!像要把姐的花心插破似的!真把姐弄出毛病来你不心痛吗?把姐的小穴弄破了,姐倒不怕,姐心甘情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姐温柔地劝着我。

    「不怕的,姐,怎么会弄破呢?以前弄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破,现在怎么会破呢?你还是处女时让我开苞都不怕,现在都适应我这大鸡巴了,怎么会又受不了啦?」我继续猛干着。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姐姐?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姐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满足,强忍着接受你的猛弄。现在你都有这么多女人陪你了,在我这儿不尽兴可以去找艳萍、丽萍或者妈妈们,让她们接着再来。你想让姐快乐,姐知道你的心思,但也得因人而宜呀!你要是再这样整姐,姐可就要生气啦!」

    看来大姐是真的受不了我这种猛弄,要不是这种痛苦到了忍耐限度的极点,实在忍受不住,她是不会为难我的,像她那么爱我,怎么会舍得拂我的意呢?

    第二天我去问两位妈妈,她们仔细询问我每次弄大姐时鸡巴的感受,又去问大姐,大姐不好意思地讲了和我行房时阴部的感觉,然后她们要求察看大姐的阴户,大姐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顾不得不好意思,再说在两位妈妈面前她也没什么难为情的,就让她们仔细地翻弄检查了自己的阴户。

    最后在她们的一再要求下,娇羞无限地让她们现场观摩了我们做爱的情景,才知道是因为大姐的阴道天生生得太浅,就是在性兴奋时充份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阴唇也不过五寸,而我的大鸡巴又太过於庞大,单凭她的阴道根本装不下,只好藉助阴道后的子宫来承受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根肉棒,所以每次弄进去都要插进她子宫中好大一截,整个大龟头和冠状沟都在子宫中,轻轻弄已经是不好受了,更何况我每次猛弄狂插?

    两位妈妈嘱咐我对大姐一定要爱惜,而我对大姐那么爱恋,知道真相后,怎么忍心再肆意摧残我这位对我温柔体贴关怀如母、至爱厚恋深情如妻的大姐呢?

    从那以后,我每次和大姐性交都耐着性子温柔体贴地慢慢弄她,慢慢引发她的性高潮,而我也可以得到与我和妈妈们、二姐、小妹及其他女人性交时不一样的感受,从而享受到与众不同的快感。

    「好吧,姐,我慢点行了吧!你最差劲了,不要说妈妈们比你能弄,就连小妹都比你强!」说着,我只好轻插缓抽、吮吻着她的柔唇、抚摸着她的玉乳,大姐娇怯怯地躺在我的身下,默默地忍受着,接受着我抽弄。娇柔的大姐是这么可人,这么令人怜爱,我也真的不忍心再粗鲁乱撞了。

    经过一阵子的抽插后,大姐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润,桃源里的阴精一阵阵的发泄着,烫得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大姐经过我这一阵子的轻抽慢插,已经充份调动了性快感,阴道也得到了充份的润滑和扩张,大小阴唇都充份膨胀,也从而增加了阴道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我的快速抽插了。

    「噗嗤……噗嗤……」经过一阵的快抽疾送,大姐全身一阵颤抖,屁股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几下,阴道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泄身了,一股股热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刺激得我也控制不住(其实我也不想再控制,因为我不忍心再继续干令人怜惜的大姐了),丹田中热流上升,一股热流射进她的花心深处,我们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好弟弟,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大姐喜孜孜地说。

    「我也是,我也从未尝过这种轻柔地弄法弄出来的快感!从来就没有这么快活过!」我这可不是在讨好大姐,这是我的心里话,和大姐这样轻柔、缓慢、斯文地做爱,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了,宝贝儿,你刚才埋怨大姐时说,我连小妹都不如,小妹都比我强,那你告诉大姐,你和丽萍是怎么个玩法?」

    「小妹最爽快了!不像你和二姐让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於被动,二姐是又爱又怕,半推半就,小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说说三丫头是怎么个作风?又是如何个爽快法?」大姐好奇地追问着我。

    「小妹她说脱就脱,脱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干,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小,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们两个来,她可真是后生可畏!」

    「就像今天中午吃饭时那样,对不对?丽萍那小丫头本来就像是个野小子,你俩也许是天生的一对!只有她那样的野丫头才能受得了你这种蛮劲!」大姐调侃着我。

    「好大姐,你怎么越来越爱取笑人家?刚才取笑我和妈妈们要有了孩子怎么办,现在又来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和我都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天生一家!我对你们都爱极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大姐又追问起来。

    「凭良心说,我爱你们三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对你和二姐的爱意更重些,因为小妹毕竟还小,所以现在我对她的兄长之爱可能要超过恋人之间的两性之爱,而对你和二姐则完全是两性之爱了。

    我之所以说小妹最对我胃口,只不过因为她在床上的大胆作风对我的胃口,适合我的性能力,能让我大肆疯狂,那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完全成熟,还很幼稚,所以少了成熟女性那种含羞带媚、表面羞涩、内里风骚的风韵,也就不会所谓的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等手法,因此在床上才会对我毫不保留,因为她也不知道保留、还不知道「含蓄是美「的道理;而你和二姐那种含羞带媚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正的女性风采,才最具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动我的情欲。

    说句不怕让姐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媚的样子,我就想肏你们!并且只有在你们的身上驰骋时,我才有一种征服感、佔有感、成就感、雄性感、保护感,加上在你们身上得到的性快感,再加上我们之间至真至纯的爱,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男人在女人身上得到的至高无上的真正快感、最高快感、最强快感!

    而小妹给我的那种快感,是单纯的性交快感,要不是再加上她对我的纯真的爱,那种单纯的性交快感是无法同与你俩性交的快感相比的,只不过因为我和小妹之间同样也有与和你们相同的至真至纯的爱,所以才能给予我同样的性享受!

    而妈妈们的风格则又是另外一种,那是成熟女人的风韵,她们的大胆则和小妹的大胆有天壤之别,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的大胆、见过世面的大胆、风骚妩媚的大胆、引诱挑逗的大胆。

    不过你要知道,虽然你们几个的风格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你们对我的爱是相同的,我对你们的爱也是相同的,你们都爱着我,我也爱着你们,我们之间的爱恋是至高无上的,是佔第一位的,而性爱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的爱恋的一种表现形式,是佔第二位的,不管你们在床上属於哪种风格,我都深深地爱着你们!直到永远!「

    「好弟弟!你真是姐的好弟弟、好男人!我没白爱你!她们也没白爱你,你也是她们的好男人!」姐感动地抱紧我,在我的脸上狂吻着。

    「从今以后,我对你们要区别对待,对付你们的手段要因人而宜:对你是越斯文越好,对小妹是越野蛮越好,对二姐是斯文野蛮兼而有之,使你们大家都称心如意。」

    「小鬼,就你的坏主意多!那对待妈妈们呢?」大姐故意问我。

    「对她们当然是越野蛮越好了!不过,对她们的野蛮和对小妹的野蛮又不一样,对她们的野蛮是无节制的、最大限度的,越放肆越好,甚至可以适当地放荡一点、淫秽一点,因为她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已经守了十五年的寡,正需要我的野蛮、我的放荡、我的疯狂来平息她们心中那焰比天高的如炽欲火,而且对她们淫秽点、下流点不怕有什么不良后果,因为像她们这种年龄的女人对这方面的要求正强烈,对这方面的认识也已经定型了;而对小妹就不能这样了,因为她正处在思想、认识、精神、意识形成的年龄,如果也那样对待她的话,虽然凭她对我的深爱不怕她日后越轨做对不起我的事,但这样做,将造就成她淫荡的性格,这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对不对?」

    「你咋这么多花花肠子?也真难为你小小年纪就能考虑这么多、这么远!」

    大姐娇媚地笑了,是那样的温柔、慈祥、妩媚动人。

    「大姐,你真美!我真想一口吞下你!」

    「你要真的能吞下我,姐也心甘情愿!姐何尝不想一口吞下你?」

    「你吞过了呀!只不过你的「口「太小了,「我‘刚进去你就喊痛,不能一「口「吞下,得让「我’在你的「口「里动上半天才能全部进去,才能吞下,对不对?只不过进去的是个小「我‘,你的「口「也是下面的「口’,对不对?」

    我故意逗她。

    「去你的,真是个坏孩子!」姐娇羞地笑骂着。

    我俩依偎着,调笑着,享受着亲生姐弟灵肉相交的乐趣。

    过了一会儿,大姐轻轻推了推我,说:「去陪陪艳萍和丽萍吧,她们等你等得都快要发疯了。」

    我正要领命而去,忽然想起了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和小妹的约定,就说:「不如把她们两个叫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睡。」

    「你这孩子,就你的坏主意多。好吧,你在这儿躺着,我去喊她们来,我们姐妹也聚聚。」大姐穿好衣服并体贴地为我盖上一条薄被才离去。我也许因为一天的劳累而疲倦了,加上刚才在大姐身上得到的甜蜜享受,一时心满意足,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睡得异常舒服。

    二姐不知何时进来了,掀起薄被欣赏我的裸体,我被她弄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床上,抱着她就亲吻起来,她躺在我的怀里,温柔地任我亲吻。我得寸进尺,伸手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她那光滑的肌肤、丰满的乳峰、柔嫩的大腿、诱人的玉户,刺激得我心猿意马,欲火升腾,胯下的阴茎已经坚硬如铁了,我伸手就去脱她的衣裤,她一边轻微地挣扎着,一边轻声阻止着我:「好弟弟,别乱来,一会大姐和小妹就要来了,别让她们看着笑话。」

    「怕什么呀,你们亲姐妹彼此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你不是早就让大姐亲过、摸过了吗?大姐还为你的那里上过药呢!」我指的是她初开苞那次的事情。

    「大姐倒不怕,主要是小妹。那个野丫头一会来了,要是咱俩正肏的时候让她看见,她会不人来疯吗?那时看你怎么办!」

    「「要是咱俩正肏的时候让她看见「,那就连她一起肏嘛!」我学着二姐的语气逗着她。二姐娇啐我一下,我接着说:「你放心,你以为我收拾不了她吗?

    自有我对付她!」

    「你当然能收拾得了她,不要说她一个,我们母女五个哪个不是让你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二姐幽幽地说。

    「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她的挣扎实在是太轻微了,说着话的功夫,已经被我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我伸手向她的阴户摸去,怪不得这么轻易就被我剥了个精光,原来她因为独守空房熬了十天,本来就已想我想得欲火难耐,现在被我这一阵的亲吻抚摸弄得她春心大动而早已淫水四溢了,所以才会半推半就让我解除了「武装」。我明白真相后,也不忍心让可怜的二姐再受欲火的煎熬,就立即压在她身上,挺起粗壮雄伟的大鸡巴一插而入,就开始用力挺送起来,她也用力地向上迎送着,好方便我的大鸡巴的出入,以平息她心头的欲火。

    「啊……好弟弟……你弄得姐美死了……啊……好美……」

    「好二姐……好姐姐……你的小穴真紧,夹得宝贝儿……爽极了……好……对……用力……」

    经过我用力地快速抽送二、三百下后,二姐被我弄得美极了,口中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好弟弟……好丈夫……你真是姐的好男人……啊……啊……」

    我学着二姐的口吻,也乱叫起来:「好姐姐……好妻子……你真是弟的好女人……啊……啊……」

    由於二姐已经有十天没有来过了,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的边缘,屁股向上顶的更用力也更快速,口中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我连忙用力地快速而疯狂地捅着她,直到她浑身一阵颤抖,阴道中一阵收缩,一股股阴精从她的花心深处汹涌而出,喷射到我的龟头上,她也随即瘫软了。

    而我由於刚刚才在大姐身上泄过精,所以离射精的地步远着呢,我知道二姐由於这十天来没有和我在一起,所以一定兴趣正高,泄一次身不能彻底解决她对我强烈的欲望,便继续轻柔地抽送着。

    果然二姐没有完全满足,经过短暂的休息就重整旗鼓,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我便又开始快速地用力弄她,疯狂而又技巧地弄她,直弄得她又高潮迭起,接连又大泄了两次才罢休,我也不再把持精关,将又浓又热的精液射进姐的子宫中。

    二姐被我弄得美上了天,满面腥红,媚目迷濛,四肢瘫软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真精彩!你们表演得真好!」小妹笑着走进来,大姐跟在后面。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而在外面偷看?」我听小妹的语气,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们早就来了,本来我要进来,是大姐拉住了我,我们从窗户往里一看,刚好看见你往二姐身上一压,开始把那东西往二姐的那里面插,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看的,刚好看了一个「全场「!你可不要怪我,是大姐让我偷看的。」

    「我是怕干扰你们的好事,我知道二丫头等宝贝儿等得难受,不忍心让她再多等一会儿,所以想让她早点得到你的安慰!」大姐慈祥地说,那模样,分明像是一个和蔼的母亲、我们三个人的母亲。

    「说实话,二姐,你们表演得确实不错,不过,你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怎么这么经不起干?一会儿工夫就被他弄得大泄了三次?」小妹确实有点人来疯,这不,开始取笑起二姐来了。

    二姐被她羞得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臭丫头,你经得起干,那你让他干干让我们看看!」

    「对,来,你让我干干让她看看!」我由於刚才在二姐身上并没有得到完全满足,正想在小妹身上继续发泄,所以趁机接过话头。

    「我不,我也经不起干,还是你们干得好,还是你们来吧!」小妹站在床边抚摸着二姐那光滑可爱的裸体,赞叹着:「哥哥,你看二姐多漂亮呀!哎呀,二姐,你这个小穴怎么这么美丽呀?真好看!简直是美艳绝伦!说实话,别说哥哥了,就连我看着都动心,都想……」小妹调皮地欲言又止。

    「想干什么?想和我一样肏她吗?可惜你少了一样东西!」说着,我故意挺着那依然粗壮挺拔的大鸡巴在她身上顶了几下。

    「你这个鬼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不要嘴不饶人处处树敌,小心他们俩人合夥对付你!」大姐笑骂小丽萍。

    大姐的这番话倒提醒了我,我向二姐使了个眼色,二姐会意地一笑,我俩一拥而上,把丽云按在床上。

    「二姐,你按住她的手,我来脱她的裤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艳萍依言按住丽萍的两只手,并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挣扎,我一下子就把她的裤子解开了,这下她慌了神,忙向大姐求救:「大姐!快来呀,他两人欺负我!」

    大姐笑着说:「我才不管你呢,谁让你口无遮拦呢?自己闯了祸,就得叫你自己受!」

    我俩三两下已经把丽萍的衣衫脱了个精光,艳萍压住她双手,我两肋夹住她双腿,艳萍腾出手来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地揉搓着,口中取笑着她:「小妹,你的乳房可真丰满呀!比我的都大!你才是真漂亮呢!比我漂亮一百倍!」

    我抚摸着她的阴部,二姐顺着我的手发现了新大陆:「呀!大姐你快来看,小妹的毛怎么这么多、这么长?真希奇!」说着,她用手梳理着小妹的阴毛欣赏起来,大姐忙围过来一看,也感惊讶:「就是呀,可真多、真长、真黑!咦,小妹,你这后面怎么也长了这么多毛?」说着也伸手抚摸起来。

    这下可弄得小妹花枝乱抖,喘息不已,口中仍在胡言乱语:「好哥哥,好丈夫,我不敢了,你饶了你的小妻子吧!好姐姐,你们就饶了小妹吧!大姐你怎么也来弄我?我可没有惹你呀!你们怎么还不住手?是不是嫌我叫得不好听?好,我这就叫好听的:好哥哥,好嫂子;好姐姐,好姐夫,你们饶了我好不好?」

    这下不但二姐,就连大姐都让她喊得难为情了,恨恨地对我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宝贝儿,用力整她!」

    我乐得从命,挺着硬梆梆的大鸡巴,趁机提出要求:「大姐,二姐,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我怕弄不准,弄不进去!」

    「去你的,什么便宜都想佔,你会弄不准?弄了我们这么多次,也没见你哪次弄错过地方!」

    大姐娇嗔着,但仍然迁就我,伸玉手分开小妹那又长、又多、又蓬乱的茂密阴毛,轻轻掰开小妹那娇嫩红艳的阴唇,露出她那红润迷人并早已因春水四溢而濡湿滑腻的桃源洞口,并对二姐一扬柳眉、暗中示意。

    到底是姐妹连心,心有灵犀,二姐见状心领神会,一边伸玉手握着我那硕大无比而又坚硬挺拔的大鸡巴将它带到丽萍的阴胯间,对准她的阴道口,一边娇嗔着:「就是嘛,除了给我们开苞时你这个大鸡巴弄不进去,后来哪次不是被你畅通无阻、顺顺当当地弄进去?真不要脸,还好意思说!」并用我的大龟头在小妹的阴唇间来回挑拨了几下,使小妹的情欲更加高涨,淫水也更加汩汩地流出来,阴道口也渐渐张开了一个小圆口。

    二姐将我的大龟头顶在小妹那微微张开并轻轻蠕动的阴道口上,并慢慢地插进去一点点,然后才媚目示意:「行了,进去吧!这下你满意了吧?!你这小坏蛋,真拿你没办法!你可不要辜负我和大姐的这番辛劳,可要好好弄小妹呀!」

    我忙遵「姐妻旨意」,用力一挺,由於有两位姐姐的帮助,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全根插进了小妹那殷红的阴户深处,然后就开始横冲直撞,疾抽猛送!

    小妹被我们三人紧紧按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静静地迎接我的撞击,虽然被弄得美得要死,但不能从行动上迎合我以发泄她那强烈的情欲,只好从口中大呼小叫,淫声浪语层出不穷:「啊……好美呀……美死我了……好哥哥……你真好……要把妹妹弄上天了……好男人……好丈夫……啊……爽死了……好姐姐……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咱男人好好干……我一定会……打败他……啊……啊……大鸡巴真长……真粗……真硬……大鸡巴要把我肏死了……」

    大姐和二姐也被她的淫声浪语刺激得难以忍受,二姐先伸手在小妹的阴户上放肆起来,抚摸着她的阴阜、梳理着她的阴毛、揉搓着她的阴唇、拨拉着她的阴蒂,大姐见状,因被小妹的浪模样刺激得难以自制,并在二姐的影响下暂时丢开了贤淑文静,向二姐学习,伸手在小妹的那一对硕大高耸的迷人玉乳上用力揉搓起来。

    小妹被我们三人刺激得神魂颠倒,欲仙欲死,而由於大姐二姐忙於在她身上「揩油」而放松了对她的「压制」,所以她的行动得到了自由,就开始用力地向上挺送着以迎合我,口中的淫声浪语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弄……要把小妹弄死了……好男人……真能干……好姐姐……你们弄得我也很美……对……大姐用力呀……二姐……你也使劲……对……就是那里……」

    终於,小妹到了高潮,阴精一股股地泄了出来,我继续用力地疯狂肏她,大姐和二姐也情绪高涨,配合着我继续给予小妹最强烈的刺激,小妹被我们弄得一泄再泄、大泄不止。

    她泄的阴精实在太多了,把床单弄得湿得一塌糊涂,那一股股汹涌涌出的浓浓的少女阴精侵袭着我的大鸡巴,刺激得我龟头发麻,阴茎发酥,再也控制不住高潮的到来,终於泄了身。那滚烫的阳精灼得她又是一阵颤抖,然后,她就浑身瘫软地在了床上,头发淩乱,媚眼微瞇,四肢大张,玉体横陈,屁股躺在一大滩淫精上,阴道口还没有闭合,阴道中多余的男女混合精液正在缓慢地汩汩涌出,顺着她阴户下面的那一溜又长、又多、又黑、又亮的奇特阴毛向床上淌流着,好一幅「玉女泄春图」。

    「起来吧小妹,快把床整理一下,我们也该休息了。」大姐说。

    「不行,还没看你表演呢!你领着他们把我弄了个大泄特泄,自己不来一次行吗?」小妹恨恨地说:「就会欺负小孩子,还是姐姐哥哥呢,合起夥来欺负小妹妹,看我明天不去妈妈们那里告你们的状!」

    「哼,尽管告好了,谁怕你?谁让你口不留德处处树敌呢?不行就让她们来评评理,看你该不该挨整。再说,这不过是咱们姊妹间的小小玩笑,有啥大惊小怪?你以为她们会为这个骂我们吗?何况你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吗?让你过瘾还不落好!」大姐不以为然。

    二姐也反驳道:「就是嘛,不识好人心!你说我们合夥欺负小孩子,你还是小孩子吗?早就让宝贝儿把你弄成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你要说你是小孩子,那你以后就不要让他弄了,哪有小孩子和男人性交的?」

    小妹见吓唬不住,又改为挑拨离间:「哼,你们以为他只欺负我自己吗?你们不知道,他去舅妈家前那天晚上就说过,要让我们姐妹三个一起和他弄,好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促进,让我们互相「抬枪「、「瞄准‘,免得他「走岔道「,还说要让我们互相交流「作爱心得’,互相教作爱姿势、作爱动作等,你们说他这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你们还真听他的,让你们帮忙就帮忙,还真帮他「抬枪瞄准「。最可恨的是大姐,助纣为孽,还亲自把人家的阴唇掰开,你怕他真的弄不进去呀?还有二姐,还握着他的鸡巴往人家的屄里肏,都是重色轻妹!为了讨好男人就不管妹妹的死活,算什么好姐姐?」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大姐二姐也是为你好,不也是想让你得到我对你的爱才这么做的吗?只不过她们想为我们的做爱增加一点情趣好让我们得到更强烈的性快感罢了,你说她们这么做有什么错?更何况是你先口出浪言惹下祸来,你想怪谁?还有,你刚才挑拔离间说我曾说过的那些话,你说我说错了吗?我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增加你们姐妹间的感情,增加我们四人的感情,难道我的出发点不是好的吗?那天晚上你不是已经想通了,已经赞成我的观点了吗,怎么今天又来故意捣乱,故意挑拔离间?是不是浪劲不下,嫌刚才我们弄得不过瘾,想让我们再弄你一次更爽的?」我故意吓唬她。

    「不,不,我不敢了,你就饶了小妹吧!小妹再也不浪了,小妹只不过是心有不甘,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大姐二姐是为我们好,也知道你让我们姐妹一块和你弄、互相帮助啦什么的也是出於对我们姐妹的爱,是为了我们姐妹更好地和你好。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快和大姐表演吧,表演完了我们好休息。」小妹念念不忘让大姐和我来一次,也无非是出於对大姐的爱,想让大姐也得到我的安慰罢了。

    「你胡闹什么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刚才我去叫你们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和他来过一次了。」大姐说。

    大家又调笑了一会儿,便挤在床上睡下了。由於我和二姐小妹都是刚来过,还裸着身子,所以大姐在我们三人的强烈要求和「高压政策」下也「入乡随俗」

    脱了个精光,二姐、小妹睡在里面,我与大姐睡在外面,四人全部赤裸裸地并头共枕,偌大一张床挤得满满的,这是我们姊妹四个自从长大懂事后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重温儿时挤在一起玩闹的童趣。

    可能因为刚才我们弄得太狂了,我和二姐、小妹都疲倦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而大姐也许被我刚才和二姐、小妹性交的场面刺激得太兴奋了,偎在我怀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几次我都在朦胧中被她摩擦而弄醒。她粉腿压在我的小腹上,膝盖抵住我的胯间,在我的大鸡巴上徐徐蠕动,素手在我胸前抚摸,檀口吐气如兰,轻轻地咬着我的肩头。

    我再也无法入梦了,低头注视怀中的彩云姐姐,面如桃花、两眼生春,娇羞地看着我,我吻着她的红唇道:「大姐,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轻声点,别吵醒了她们!」

    今天真怪,欲火一向并不特别强烈的大姐也会主动要求我再来第二次性交,也许刚才弄小妹的场面太刺激了,并且一向文静端庄如观音大士的大姐也因受不了我与小妹的性交刺激及二姐身体力行的影响,而一反常态地亲自参与对小妹的「非礼」,所以对她的刺激也特别强烈,所以她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性要求。看来聚众齐乐的效果果然与两人玩乐不同,不但我可以得到在单独一个女人身上得不到的充份的性满足,对她们女人们的刺激也是难以言表的,可以使她们也更加欲火高涨,要求更加强烈,从而在我身上得到更高的性享受;而她们要求的次数多了,无形中使我的性满足也更加得以成倍增加,以后我要努力创造机会多让她们一齐来和我交欢。

    想到这里,我突发奇想,如果再加上妈妈和姨妈,那一定更加刺激!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实现这个想法!何况我刚才已经在她们三人的屄里分别射了一次精,连射三次还感觉不是很过瘾,那加上两位妈妈一定会差不多能完全满足了吧!更何况刚才弄大姐和二姐时我都是不忍心过份弄她们才会提前射精,如果控制一下的话,到现在我最多射两次精,再多弄上两个人更不在话下!

    几天后,我把她们母女五人聚集起来弄了一个晚上,我一连射了六、七精还感到精力百倍,倒是她们一个个先后败下阵来。从那以后,我们母子、母女、姐弟、兄妹六人就经常同床玩乐,通宵达旦。

    大姐伸手握住我的阳具,轻轻地套着,再抓住我的手指进入她的阴户中,她烫热的阴道中早已湿淋淋的了,显然她已经欲火高涨了。我的阳具也渐渐地勃起壮大,便翻身伏在她的娇躯上,她自然地分开双腿,大开玉门,迎接「贵客」的光临。我俩你来我往、上下起伏,一切都静悄悄地在暗中进行着,虽然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噗嗤……噗嗤……」的声响,但还是把丽萍惊醒了。

    丽萍也不声张,爬起身来,抱住大姐的两只大腿,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动,并轻声对大姐说:「大姐,怎么刚才光明正大的让你来,你左一个不来,右一个不来,现在趁我和二姐睡了,却要偷偷地偷嘴吃?是不是怕我们看戏呀?要不要让我把二姐叫醒,看你表演?」

    大姐被她羞得面红耳赤,忙说:「好小妹,你就别难为大姐了好不好?大姐求你了!」

    「那好,你不让我叫二姐也可以,但是你得让我帮你的忙!」小妹调皮地要胁着大姐。

    这时大姐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因为上身被我压着,下身两条腿又被小妹抱着,加上怕小妹这调皮鬼真的叫醒二姐,只好答应着:「你说我不答应行吗?

    你要帮就帮吧,想你也不会帮什么好忙,只会帮我的倒忙!」

    小妹闻言,轻轻地嘻嘻一笑,抬起大姐的大腿,用力地摇摆着,这时大姐的玉臀已经被她掀得悬空起来,我仍然被夹在两腿之间,就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於她们两人的合力摇摆,大姐的阴道自然而然地夹住我的大鸡巴摩擦着,我已经无用武之地,不需用力便可享受到性交的乐趣,这不能不感激丽萍的奇招妙方。

    由於大姐已经和我来过一次,加上刚才受到的刺激太过於强烈,她早已欲火高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再加上小妹的推波助澜,不大一会儿她便到了高潮,阴精一泄而出,喷洒在我的龟头上,她便瘫软了。

    我开始发威了,大鸡巴轻柔而又快速地在她的阴道中挺送着,小妹也转而抚摸她的乳房加以刺激。不大一会儿,大姐便被我俩弄得又一次泄了身,我也开放精关,射出几股灼热的阳精,直喷入她的子宫深处,滋润着她的花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欲望开发系统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